全国免费热线:400-123-4567
网站首页
非诚勿扰
中国新说唱
笑傲江湖
拜托了冰箱
创造营2019
天天向上
最强大脑
快乐大本营
忘不了餐厅
创造101
向往的生活
声入人心
明日之子

快乐大本营

当前位置:主页 > 快乐大本营 >

黃麗秋老師

发布时间:2020/03/07
獨享一場心靈的洗滌!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盡的荒涯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這是張愛玲的名句,而近日,我終於體會這樣的悸動,在認識了他之後! 圖書館的書架上,翻閱了陳列先生的「躊躇之歌」,同個書架,同個出版社,一個陌生的名字,但是,書名吸引了我:那麼熱,那麼冷,於是,順手借閱。 還記得那個假日,因為母親身體微恙,所以回到故鄉台南。待張羅了所有的事宜,深夜,坐臥在床上,閱讀此書。那情況,就像初生飢餓的嬰兒遇見母乳,緊緊吸吮,專注、熱情,然後,當所有的力氣用罄,癱軟虛弱,愣愣發呆。整本書,所有的人物,就像楊照先生的評論:沒有一個心安理得,理直氣壯活著的人,他們都帶著陰影,這些人離不開、拋不下陰影,他們自虐般的活在陰影之下,以證明自己的存在。 故事令人戰慄,但是,真正讓人感到軟弱的是作者的人生歷練及理念。 作者出身貧窮,父親是木匠,母親是家庭主婦,十七歲開始創作,二十歲從商專畢業,曾在建築工地做盡各種雜事,卻未忘情寫作,且屢獲佳評。曾經為了對文字的愛戀,傾全部積蓄攬下倒閉書店的藏書,開起二手書坊;也曾進入建築廣告企劃業,而每個字的價碼是一萬元;更曾因為女友家人的要求,得有個出人頭地的工作,於是苦讀一年,考上書記官,但三個月後便辭職,原因是,他不敢保證自己能一直保持清廉。最後,一腳跨進建築業,做得有聲有色,資產非凡,然而,又遭遇二次衝擊:三十九歲被綁架,以及九二一地震。一個貧窮平凡的開始,一個有血有淚,充滿轉折的人生。 他說,不是喜歡寫作,就代表熱愛文學。而他揭露自己開二手書店的生涯,是要說明這一路的點滴經歷是活生生的與文學結緣,文學早就扎根在血液中。 他又說,就像朋友的想法,你還需要寫作嗎?!這麼多年,之所以無法忘情,只是希望自己成為一個不俗氣的建築商人,所以,每份稿費他都另外珍藏,因為它證明自己的信念不死。 因為一本書,所以我遇見一個人,進而觸及一些理念,於是澄淨了思緒。 在嘆為觀止的書中世界,我獨自享受。 獨享,有時是一場心靈的洗滌!人生有些風雅,很難向人言銓。公安派大家,袁宏道先生,在其著名的小品文晚遊六橋待月記中寫道:月景尤不可言,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是一種趣味。此樂留與山僧遊客受用,安可為俗士道哉!每個人的審美觀點不同,在不想強求,也不想受干擾的情況下,惟有自己獨享一方屬於自己的風雅。人生有些抱負,也很難說與人聽,或取得共鳴。因為孤甥張氏獄而被貶官滁州,擔任太守的歐陽修,慶曆六年的某一天,風塵僕僕與滁人出遊,微醺的歐陽修帶著熱熱鬧鬧的隊伍,看似十分盡興,然而,在文章的末尾我們才得以窺知,文人的苦難,文人堅持的政治理想,只能獨享。「遊人去而禽鳥樂也。然而禽鳥知山林之樂,而不知人之樂;人知從太守遊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人生有些風骨情操也只能自己品嚐。元和年間,因為坐王叔文黨而被貶至永州的柳宗元,滿腔熱血在荒煙蔓草間無處揮灑,只得日日踽踽獨行,心中充滿悲涼,眼睛所見自是瘴癘。直到遇見西山,直到攀上西山,直到坐上西山。從西山俯瞰小丘,然後他釋懷了,對於自己為何被貶,對於自己為何不見容朝廷,豁然開朗,原來聲氣相求,氣節風骨不同,又豈能勉強?在西山上,他獨自品嚐。但是,我以為獨享只是偏方,分享才是王道,孔子所說的推己及人,其實也是一種分享。范仲淹曾經獲取一塊土地,相士告訴他,此地可以興旺世代子孫,然後,范氏居然用它來建蓋學校,理由是,既是福地,又怎能獨享?理當分享所有子民。人生有很多時候理所當然得學會分享,但是,也有需要獨自啜飲的時候,比如,無人能懂的風雅,高於眾人的理想,或是,只屬於自己的悲傷,此時,何妨關上門,在一方宇宙,獨自享用!中山君饗都士,大夫司馬子期在焉。羊羹不遍,司馬子期怒而走於楚說楚王伐中山,中山君亡。有二人挈戈而隨其後者,中山君顧謂二人:「子奚為者也?」二人對曰:「臣有父,嘗餓且死,君下壺飧餌之。臣父且死,曰:『中山有事,汝必死之。』故來死君也。」中山君喟然而仰嘆曰:「與不期眾少,其於當厄;怨不期深淺,其於傷心。吾以一杯羊羹亡國,以一壺飧得士二人。」  戰國策譯: 中山君設宴款待國都的士人,大夫司馬子期在座,羊羹沒有分給司馬子期,他一氣之下,說服楚王攻打中山,中山君逃跑了,有兩個人提著戈隨在中山君的後面,中山君回頭對二人說:你們是幹什麼的?二人回答說:我家老父,餓得快死了,君王曾經賜了一壺熟食給我們父親吃。父親臨死時說:中山一旦有難,你們一定要為中山效死。所以我們來為君王效死報恩。中山君感慨地仰天長歎說:施與不在多少,而在於處在他遭受困厄的時候;怨恨不在深淺,而在於是否傷了人的心。我以一杯羊羹亡國,而以一壺熟食得到兩位為國效死的義士。(與不期眾少,其於當厄;怨不期深淺,其於傷心)。每一件小事都可能開出蓮花或形成利箭。看似微不足道的念頭、百密一疏的遺漏、舉手之勞的小惠,但,一旦加諸別人,後座影響力就不是由我控制,甚至,往往超乎想像;那麼,人生路上該如何避免(吾以一杯羊羹亡國,以一壺飧得士二人)的情形發生,我想,解決之道無非孔孟訓誨之將心比心及反求諸己:自己所認為的小沙粒,也許是別人所不能承受的大巨石,不拘何種身分、何種場合都要念茲在茲,別讓人傷心。標籤: 傷心國文課本:1、燭之武退秦師 僖公三十年    左 傳  「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2、正氣歌文天祥「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3、趙氏孤兒元雜劇紀君祥      歷史故事 如果這三個故事並列在一起,你會選擇個別處理?或將其串聯,鋪衍出一整個家族的秘辛? 為了躲避驪姬的迫害,公子重耳從此開始為期十九年的逃亡,而許多有志之士也隨之逃離家鄉,服侍在側,其中包括了一個人趙衰。後來一行人逃亡到了狄,狄人討伐廧咎如,得到兩個女子。狄君把年少的女子季隗給重耳為妻,年長的女子叔隗給趙衰為妻,生了趙盾。十九年之後回到了晉國,在晉國的原配妻子堅決要求之下,把趙衰在狄娶的妻子(叔隗)迎接回來,並且讓狄妻的兒子(趙盾)做正宗繼承人,而讓自己的三個兒子居下位侍奉他。晉襄公六年(公元前622年),趙衰去世,他的諡號是成季。趙衰的兒子趙盾便繼承父親當上了晉國的重臣。西元前621年春,趙盾執掌晉國國事。八月,晉襄公崩,趙盾等立晉襄公之子夷皋。晉襄公遺命立夷皋為君,而夷皋年幼,故晉人希望立年長者為君,安定晉國。趙盾欲迎立正在秦國作亞卿的公子雍(晉文公與杜祁之子),而狐射姑則支持公子樂(晉文公與辰嬴之子)。趙盾認為公子樂「母淫子辟」,而公子雍「母義子愛」且與秦國親近,派先蔑、士會前往秦國迎接公子雍。襄公夫人穆贏抱夷皋在朝堂大哭,以「先君之命」責備趙盾,趙盾和各大夫被逼不過,只得背著先蔑等人立夷皋為君,是為靈公。公元前607年,晉靈公荒淫無道,趙盾多次直諫。靈公欲殺趙盾,派鋤麑行刺。鋤麑感於趙盾公忠體國,不忍下手,觸槐而死。九月,靈公同趙盾飲酒,埋伏甲士欲殺趙盾,提彌明以死相救,趙盾逃出晉都。乙丑日,趙穿殺靈公於桃園。趙盾回到都城,迎立公子黑臀為君,是為晉成公。這件事就是太史董狐所書寫的「趙盾弒其君夷皋。」,趙盾說人不是他殺的,史狐曰:「子為正卿,入諫不聽。出亡不遠,君弒,反不討賊,則志同。志同則書重,非子而誰?故書之曰『晉趙盾弒其君夷皋』」。董狐解釋之所以如此書寫的依據,是返國後的趙盾並未除賊,因此,認為他默許其堂弟(一說是姪子)弒君,所以,帳算到他頭上。晉景公三年(前597年,其時趙盾擁立的成公已經過世,但成公的姐姐則嫁給趙盾的兒子,趙朔)晉國大夫趙盾世族被屠岸賈陷害滅門,當時趙盾已經病逝,其子趙朔、其弟趙同、趙括、趙嬰齊全部被殺。只有趙朔的妻子莊姬是晉成公的姊姊,逃入宮中倖免於難。後來莊姬將遺腹子生於宮中,並逃過屠岸賈的搜查。由於怕屠岸賈再搜查,公孫杵臼和程嬰商量,讓程嬰向屠岸賈告發,取他人嬰兒代替趙武,並犧牲了自己。趙武被程嬰撫養至十五歲,由韓厥告訴晉景公。晉景公下令,趙武與程嬰遍拜諸將,反攻屠岸賈,滅了屠岸氏宗族,恢復了趙家的田園和財產。趙武長大成人後,程嬰為向救孤中死去的故人報告此事,不顧趙武泣求,亦自盡身亡。這是《史記趙世家》記載的著名的趙氏孤兒的故事。左傳則有不同的記載。《左傳》上並無記載屠岸賈曾參與此事,造就趙孤的元兇是趙武的母親、趙朔的遺孀莊姬(莊姬,晉成公之女)。莊姬與趙朔的叔叔趙嬰齊私通,趙嬰齊被趙同、趙括驅逐到了齊國。西元前583年,趙莊姬、欒氏(欒書)、郤氏(郤錡)誣陷趙同、趙括謀反,一起被害。韓厥為了報答趙衰之恩,向晉景公推薦趙莊姬與趙朔的兒子趙武承襲趙氏家族。(莊姬在左傳中是成公之女;於史記則是靈公之妹,成公之姐) 就這樣,三篇文章的三個故事就此串聯,當然,如果你更嚴肅搜羅,也許你將發現更意想不到的前情或後果,而不管你怎麼看待,或者不以為然,但是歷史本來就是如此,文學與史學原就一家親。(以上資料取材或改寫自維基百科)假設這是一個承平的年代,意謂沒有戰爭,沒有統獨論辯,是一個具足的國家,也許會有零星的遊行、示威,會有短暫的罷工、抗爭,會有人檢討社會福利,會有人幫弱勢團體發聲,但是,所有的檢討都基於良善的出發點,都真正為了頂天立地的一處地方,一個真正的國家,那麼,人生會不會感覺舒坦一些,對未來會不會感覺有希望一點,人與人會不會更良善有溫度些,種種努力會不會更有著力點! 試想一個家庭總是分裂不團結,一個班級總是意見分歧,各自為政,那麼,我們會給予他們甚麼建議?我想,一把筷子折不斷,團結就是力量的故事必是最佳選擇,果真如此,你要給現在的台灣什麼建言?從校園,到進入職場,甚至,只是某一個偶然的聚會,在你尚未熟稔之前,你必須從彼此交談的內容去判斷他們政治顏色的傾向,然後去投其所好或避免批其逆鱗,檯面上全是爾虞我詐,充滿機心。 假設這是一個承平的年代,我們如此教育著所有的後代,在他們尚未習得信任、團結、友好、善良、希望、美好時,這一個承平的年代早已用分別心具體力行地展現各種醜陋的言行在他們面前,我們的後代能夠在這一個承平的年代如何開花結果?還是,他們仍將繼承延續我們的尷尬悲哀,傳唱信任的輓歌,在社會的各個角落。 其實,在這個承平的年代,我非常羨慕宋朝畫家鄭思肖,雖然他以失根的蘭花自居,但是,至少,他有根可尋,他有過去未來,他的亡國之悲是整個國家的語言,而,我是誰,我的台灣究竟是國名或只是地名?我是誰,要由誰決定?